乐刻韩伟:新服务时代,健身产业的机遇和尝试

2015年-2020年可能是健身产业的分水岭,健身界正在经历剧变。

以下内容根据“2018中国IP融合发展高峰论坛”速记内容整理

随着“新零售”时代的到来,“反市场链条”的健身房在向“正市场链条”转变。

2015年-2020年可能是健身产业的分水岭,健身界正在经历剧变。今年,LVMH集团旗下基金L Catterton Asia投资了威尔仕,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健身产业在进一步向高品质方向发展。按照健身产业的发展规律,健身房要么走向高端化,给予高服务、高价格,要么走向星巴克、711式的,更加便利、生活化。同时也可以看到,越来越多的健身房开始做健身课程的研发,关注留存率,不再是简单的希望消费者办卡,而是通过提供更多更好的课程和服务留住健身人群。

 

健身产业向“正市场链条”转变

中国健身市场长期存在的问题有:价格高、健身人口少、健身房不盈利、缺少体量大的公司等等。面对这些问题,整个健身产业也在不断试图打破和重建,当前正处在一个由“反市场链条”转变为“正市场链条”的阶段。“正市场链条”是指卖出多少东西赚多少钱,卖的越多赚的越多;“反市场链条”无所谓卖出的数量,只要赚到一定的钱。

从“正市场链条”的角度来说,健身房应该想方设法留住健身人群,因为卖的越多越赚钱。健身房的本质是做人口渗透率,也就是健身人口的比例。人口渗透率和次月留存率是核心的两项指标,但是国内很多健身房并不会考察这两个指标。

目前,中国人的健身房消费大约占月收入的3%-4%,在全世界范围内,这是非常高的比例。健身产业到底应该赚更多的钱,还是要让更多的中国人健得起身?这才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。另一方面,中国的健身人口占比在0.8%左右,美国的数字是22%,差了30倍,如果大家是上帝的话,站在月球看地球,会发现地球那一端的人都是健康有活力的,而这一端却不是这样,那么谁去改变这件事情?我们应该自己做出改变,努力让中国的铁轨和美国的铁轨是同样的宽度。

在我们看来,健身业应该做出改变,站在用户的角度思考问题,努力让无法负担高消费的国人可以健身,拥有健康和活力。因此,乐刻把健身房做成了按月付费、小型化、低价格,大大提升了健身人口。

 

以用户为中心构建平台

十年来,中国线上健身用品购买人数呈陡线拉高趋势,但线下健身房的人口一直没有增加,这说明有很多人购买运动装备、运动设施,但是他们不去健身房健身。原因可能很多,比如健身房离家远、年费高、私教贵、捆绑销售、服务不到位等等。这样造成了一个“漏水游泳池”,有很多人进来,同样也有很多人离开,水永远蓄不住。这是中国健身产业的一大弊端。

要改变健身业“漏水游泳池”的现状,需要构建起一个运动生态,把消费者、教练和场地通过平台进行串联。如果教练和场地都在平台上集中,消费者有主动选择的权利,并且健身房不从中抽取大量佣金,那么消费者就可以花更少的钱,得到更好的服务,私教也可以教更多的人。

在经济的寒冬下,包括健身房在内的所有产业面对的是如何打一场厚实的、坚定的、回归商业本质的战争,应该学习曾国藩“结硬寨,打呆仗”的战术,坚守阵地慢慢打,最终取得胜利,而不是同行业之间的竞争。

一切的商业模式本质上只看成本、效率和用户体验。核心竞争在于成本是否降低了,效率是否提高了,用户体验是否变好了。中国健身产业的服务水平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,眼下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如何服务好消费者,如何把价格降低,如何把服务品质做好。

乐刻一直被认为是一个健身房,其实乐刻始终是在做一个平台来串联人和场,只是以健身为切入口,搭建起这个平台,我们的目标是用社会的资源供给社会,让各方共同盈利。

 

 

谷歌式坚守与“新服务时代”的机遇

谷歌创始人曾说过:“如果我给这个社会创造了价值,社会一定会给我回报。”当时看起来最不能赚钱的谷歌后来成为了世界上最值钱的企业,这就是谷歌式的坚守。健身业目前的确面临着一些发展与转型的困境,但这是一个能为社会创造价值的产业,只要坚持下去,社会一定会予以回报。

二十年前,马云打造了线上商业,在线上形成人和货的交流。未来要重新回到线下,人、货、场三环搭配。新零售的下半场,是以“线上线下一体化、信息化、个性化”为核心的“新服务时代”的到来,第一个突破口就应该是健身业,这将为健身产业带来巨大的市场机遇。

如果健身从业者能让运动充满乐趣,未来将会有更多的人把健身当成一种生活方式。

乐刻的目标是开设5000家健身房,把基础设施搭建起来,让产业持续盈利,让每个人平等享有运动健康的资源和权利。

 

 

 

更多详细论坛内容

敬请持续关注风掣奖微信公众号!

 

– The end –

 

< 返回